Positionname : Homepagename > 行业新闻

矿山开采面临升级之惑是转型还是另寻他路

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7-11-08 * 浏览 : 156
几个月前,家住南安石井镇的老洪,把经营多年的石材加工厂关了。虽有几分不舍,但他没有理由不支持镇里的清矿行动。因为长期污染环境和粗放式经营,按照泉州市出台《关于进一步推进矿山生态治理工作的若干意见》的文件精神,石井全镇近400家矿山开采企业,被勒令集体退出。
作为南安市三大石材重镇中拥有自有矿山的乡镇,石井镇有丰富的矿产资源,其石材业年产值达60多亿元,年创税收3.6亿元,税收占全镇税收比例高达80%。在倡导绿色环保的当下,一向被认为污染和低端的矿山开采,面临着升级之惑,是转型发展,还是另寻他路?
石井镇党委书记潘爱忠表示,矿山资源是石井镇石材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,对矿山进行整治非常有必要,但不能一刀切地关停,“我们可以通过整治性开采,保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”。
据悉,石井镇目前已经向有关部门递交了整治性开采方案,希望能尽快获得政策支持。
石井石材遇到拐点 污染低端备受争议
石材业,一向是石井镇的骄傲。这个滨海古镇,以蕴藏着丰富的锈石资源而闻名。
改革开放后,以石窟和渔船起家的石井人,把原来简单的开采建筑石料转化为加工饰面石材,石井镇石材业渐成气候。上世纪90年代,石井镇就早早地跨入了“亿元镇俱乐部”行列。
然而,在漫天飞扬的石粉和深不见底的石窟中,石井人也渐渐陷入困惑。石井锈石品质别具特色,北京人民大会堂重修,指定用石井锈石。而石井人更多地只将它用作建筑地铺板材,高质低值,不免让人觉得可惜。
粗放的生产与经营模式,使得石井镇石材业走上了中低端路线。更要命的是,在挣回微薄利润的同时,带给石井的却是山体满目疮痍、石材废料随处可见及充斥着石粉颗粒的空气。“采石形成的废水直接排入溪流、农田,废料随处堆放,污染严重。”石井营前村的一名村民说,在当地,人们用闽南语形象地描绘称,在石井,晴天是“英国”(尘土飞扬),雨天是“印尼”(泥泞满地)。
乱采滥挖矿山的危害有多严重?家庭作坊式的混乱开采严重破坏生态,人为造成了难以计数的“天坑”群,不仅使后续采矿隐患堪忧,也给矿山治理留下了重重难题。在杨子山矿区,记者见到了传言中“一眼望不到底”的矿井,深度达百米。要知道以往这周边的山上,野生动物时常出没,但自从群山布满了星罗棋布的矿井后,活蹦乱跳的野生动物就不见踪影了。
据不完全统计,这样的“天坑”在整个石井镇超过200个,而因为这些“天坑”所造成的安全事故,每年有2至3起。
“工人都是通过搭建在矿壁上的铁梯子下矿采石。一不留神,掉下去就没命了。”杨子山矿区的一位老矿工告诉记者,石井镇各采矿场大多属于人工半机械化开采,设备落后,造成了石材资源的高度浪费。
目前,石井镇有大大小小石材企业1500多家,从事矿山开采及关联产业的群众多达5万余人,几乎占全镇人口的一半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民生产业。
大规模“清矿行动” 涉及5万涉石人员
不可否认,无序的矿山开采会给环境和资源造成极大的破坏与浪费,也成了泉州市和石井镇力施“禁矿令”的最大理由。
去年,泉州市出台《关于进一步推进矿山生态治理工作的若干意见》,要求2015年前泉州地区要关闭所有饰面石材矿山。
同年4月,石井镇开展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清矿行动。石井镇国土所负责人黄欣告诉记者,自去年4月份以来,石井镇就成立了由国土所、林业站、环保站、供电所等部门联合组成的工作小组,并从5月份开始对矿山无证开采进行打击取缔。
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清矿行动中,无论是大型矿山,还是家庭作坊式加工厂,只要是无证经营的,均遭到清理,绝大部分的矿山在这次清矿行动中都未能幸免。“截至目前,石井镇300多个无证开采矿山的企业已全部被关停;原本石井有80多家持证开采企业,由于开采证到期未予延续也都陆续被关停了,现只剩6家持证企业,由于储量已经采完,这6家到2015年也将全部被关停。”黄欣说。
矿山的关停,给石井石材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。全镇包括小作坊在内的1500多家石材企业,90%加工本地花岗岩,现在只剩6家持证开采企业,市场供应量剧烈下滑。随之而来的却是从事与矿山开采及关联产业的5万余人面临暂时性失业。
对于矿主和石材企业而言,目前面临转行的困境。“矿山全部关停,企业有订单也不敢接了。”南安市石井清源石材厂总经理陈再添表示,今年以来,石井石材加工企业开工率已经下滑了20%,照这样下去,今年石井镇经济总量至少下降40%。
相关数据显示,今年1-3月,石井镇用电量下滑了12.7%,4、5月份,全镇用电量有继续下滑的态势。
除了石材老板的身份外,陈再添还是苏内村的村委会主任。他说:“矿山关停带来了巨大的失业负担和社会管理压力,石井有相当一部分石材工人来自贵州、云南等地,工人失业后有的搬离石井,有的则打起了小偷小摸的主意,犯罪率明显上升。”
石材市场的疲软也波及其他关联产业。“石材工具、物流运输、餐饮服务都受到了影响。”南安市万福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健康告诉记者,以前全镇每天可以消费20头猪,现在只能消费七八头。
然而,更让张健康担心的是,产业转移带来的市场弱化。“全国很多地方都有锈石,山东、湖北、莆田、漳州等地都有,如果我们的锈石无法供应,客户自然会到其他地方购买,久而久之,石井石材业的地位就会被弱化了。”张健康忧心忡忡地说。
“整治性开采”谋突围 矿企期待重启矿山
这场始于去年4月的清矿行动,目前已接近尾声。如今,外界最为关注的是,石井镇是永久性地关停矿山,还是进行整治性开采?
石井镇给出的答案是整治性开采。“我们曾经做过预算,如果单纯进行矿山整治,费用将高达5.2亿元,而且整治时间很长,对当地产业发展非常不利,所以我们摸索出一条‘整治与开采相结合、边整治边开采’的路子。”黄欣说。
那么,石井镇何时重启矿山开采计划?这一问题,暂时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。尽管如此,石井镇开始学习、借鉴周边地区的成功经验,研究制定新的治矿方案。去年7月,石井党政领导召集了苏内、院前、下房等几个矿山比较集中的村的负责人及部分矿山开采业主,到矿山整治颇见成效的泉州市泉港区“取经”。
此前,泉港区矿山有8个开采点,原材料浪费严重。自2011年开始,该区开始对矿山进行整合,按年开采量以及矿石质量对分散的矿山进行评估再行收购,将全区的矿山整合在一块统一管理,并规划3个切口,进行整治性开采。
对石井来说,这不失为一个可供借鉴的模式。石井镇政府透露,接下来他们将对矿山布局结构进行优化,全镇4个矿段的矿点规划若干个工业用地整平区、整治区和生态恢复治理区。每个区成立一家矿业公司进行开采,规划区以外的矿点一律关闭取缔。
破坏后的生态究竟该如何修复?“矿业公司将对原矿区进行开发,削平石壁林立的山头,同时进行矿坑回填,将原来分散的小矿区连接成一个大矿区,整平后再大规模采取机械化运作,自上而下进行轨道式开采,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在小面积内不停深挖,造成地表深坑。”黄欣说,这样可以保证石材供应和矿山整治两不误,政府也可以提取一部分费用用于环境整治,让石井山区重新换上“绿装”。
据悉,实施整治性开采后,被划为开采区的矿主,将成为矿业公司的股东,参与开采,并获得分工收益;而被划为整治区的矿主,就只能关停,另谋出路。对于下游的石材企业来说,整治性开采实施若得以顺利实施,则意味着矿山资源大门的再次打开,那些依靠矿山资源的石材企业生产将得以延续。
按照石井镇政府的构想,今后该镇还将成立矿业协会,加强对矿山公司的管理。“一方面是健全矿山安全生产制度,对从业人员进行安全培训,最大程度地减少矿业生产的安全隐患;另一方面,加大矿山先进开采技术和设备的推广应用,提高资源综合利用率。”黄欣说。
“今后,我们将通过控制荒料年产量、提高产业进入门槛,来促进石井石材企业走精加工和差异化路线,提高产品附加值,助力行业转型提升。”黄欣说。
据了解,石井镇政府已编写了《福建省南安市石井镇饰面用花岗岩矿区整治性开发方案》,制定了《石井镇矿山整治性开采实施方案》,并将方案上报到南安市政府,现正由市国土局地矿科提出具体的实施方案。
“希望这一政策能尽快批下来,毕竟全镇有那么多石材企业等着开工。”不少矿企负责人纷纷表示,矿山整治是石井石材产业转型提升的必经之路,对石井来说,危机的同时,也是转机,只要整治性开采得到顺利推进,石井石材业完全可以转危为机。